杭州成功信息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13710534981
邮箱:service@adbtev.com

站内搜索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三问上海体育产业:100多项国家级以上体育赛事

编辑:杭州成功信息有限公司   字号:
摘要:三问上海体育产业:100多项国家级以上体育赛事
上海100多项国家级以上体育赛事,如果按照市场化法则去运作,其经济效率和影响力都会得到提升;政府可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,建立外部利益内部化的机制。

曾经,上海是中国真正意义上体育产业的摇篮。1990年代,虹口体育场便利用场地资源进行市场化探索,1994年非但没有用政府财政一分钱,反过来还上缴利润30万元。一时间,“不吃皇粮交公粮”的虹口体育场成为全国体育产业的模板。

时至今日,虹口周末依然喧嚣,上海也增添了诸如F1、网球大师赛、 斯诺克大师赛等一系列国际顶级赛事,但对于上海体育产业的发展,我们仍有一些问题要求解。

市场如何进一步开放?

创新驱动,转型发展。上海的企业家对于这句话再熟悉不过,近年来它在各种场合被反复提及,也显示出上海寻求产业结构调整的迫切。

而体育产业正是上海服务业转型的重要抓手。“我们到处在找转型的抓手,实际上很有可能就在身边和眼前。”上海久事公司总经理张惠民表示,利用上海既有的体育资源,更好地进行市场化发展是较为现实的选择。

有一个数字是,上海2011年举办的国家级以上体育赛事达100多项,平均每三天就有一项高水平体育赛事在上海上演,“我相信你听到这个数字会很惊讶,大家几乎想不到上海竟然有这么多比赛,就连我这样的圈内人第一次看到这个数字也有些吃惊。”上海体育学院体育赛事研究中心副主任黄海燕告诉《上海国资》。

这百余场赛事中,绝大多数仍由政府部门主导运营。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育产业分会副秘书长刘清早告诉《上海国资》,“包括四年一届影响力最大的市运会在内,上海的体育赛事鲜有盈利的案例。其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没有让专业的赛事运营公司去操作。”

“重要的是要培育一个市场化的机制。你提出一个办赛目标,把各方面的要求讲清楚,完全可以让企业去竞标,有了竞争产业才会发展。”张惠民表示,这些赛事按照市场化法则去运作,其经济效益和影响力都会得到提升,“有些无法盈利,但确实有社会效益的比赛,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,其本质是一样的”。

赛事之外,亦有场馆资源。

早在2003年,上海各类体育场馆资源数量已经达到14425家,近年来又兴建了一批以东方体育中心为代表的国际高水平场馆设施。

“市一级、区一级设施有些常年空关,大多数利用率非常低。”业内人士表示,这些大型体育场馆的运营维护费用一年都在千万元上下,对财政的压力着实不小。

中国体育场馆协会委员陈元欣曾参与北京后奥运时代场馆运营课题,他告诉《上海国资》,“北京的体育场馆运营确实有一些值得上海借鉴,鸟巢、水立方和国家体育馆等均由业主方成立相应的公司来运营,机制相对灵活,市场反应较快,运营效率较高。”

张惠民也认为,上海的场馆不能建一个背一个,应当把这些场馆交给管理公司来运营,“一些场馆一年财政要贴5000万元,如果市场化运作,由专业团队运营也许只要3000万元就够了,因为专业的团队能够把其中的商业价值挖掘出来。”

政策怎样配套?

2009年,北京国安队夺得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冠军;2011年,北京首钢男篮队获得CBA总冠军。不到3年时间,北京的2大职业体育队伍先后登上高峰,这些成绩亦刺激了市场。北京国安队主场工人体育场,场均达4.01万人次,上座率居各赛区之首;首钢男篮2011年CBA决赛时,临时将主场改在近2万人的五棵松奥运场馆,依旧一票难求。

“北京两大职业队伍的连续夺冠并不是偶然的。”黄海燕告诉《上海国资》,自2007年始,北京市政府决定设立每年5亿元的体育产业专项资金,对符合政府重点支持方向的体育产业、体育产品服务项目和企业给予扶持。

而北京国安与北京首钢就是其中的重点扶持对象,国安每年获得专项资金1亿元,首钢则是6000万元,“职业体育的市场需要成绩的支撑,而在市场化的大潮下,只有靠前期的投入才能带来成绩的提升”。黄海燕表示。

“这实际上是一种转移支付。北京在国安身上花的这一亿元值不值?你不能光考虑国安能赚多少,你要想每个星期有4万人会从北京各个方向聚集到一起,这是怎样的商机。”业内人士表示,体育赛事的举办,除了门票、赞助的收入,更多的是带动相关产业的提升,这部分的收益往往无法体现到运营主体的财务账目上。政府利用政策杠杆,将一部分企业应得的利益补偿返回,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

亦有专家认为,正是目前缺乏外部利益内部化的机制,不少体育赛事的价值被浪费了。

2002年网球大师杯11月份在上海举办,当年12月正逢2010年世博会举办权归属,赛事主办方为了营销宣传上海,策划了8位网球大师身着唐装共游浦江的活动,“外国面孔中国服饰,背后是黄浦江东方明珠(5.13,0.03,0.59%)电视塔,那张照片给人印象深刻。事后统计表明,几乎同时举办的APEC上海会议在全球的新闻报道量还不及这个活动的一半。”业内人士回忆说。

这实际上是举办国际顶级赛事更重要的意义——展示上海,营销上海。“赛事运营方确实在为城市进行营销,把它看做一种服务,政府就可以实行购买,为此需要政策配套。”黄海燕表示。

如何规划布局?

这实际上亦衍生出了上海体育产业的另一个问题,现有的资源分布是否合理。

有专家指出,上海目前的赛事布局比较类似澳大利亚的墨尔本,以国际赛事为龙头带动,两座城市都有F1分站赛;上海有网球大师赛,墨尔本则有澳网,“所不同的是,墨尔本有实力很强的职业队伍,包括板球、澳洲橄榄、足球等,这样的布局较为合理”。

实际上,上海是有这个潜力和市场的,关键在于怎么去引导开发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

除了职业体育领域,还有健身休闲体育。“健身休闲业并不是简单的健身会所,需要和城市既有的资源禀赋有机结合。”黄海燕表示。据悉,上海正在着手开展体育产业基地及园区的规划制订。

实际上,体育产业基地在全国并不是新概念,但“目前大多没有实质性的体育产业内容,只是先把园区的环境做好。”业内人士告诉《上海国资》。

而对上海来说,体育产业资源已经天然形成了一定的集聚,“比如青浦淀山湖周边,就有不少帆船帆板俱乐部,个别注册会员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,但这里无论是资方还是会员,大多数还是外籍人士,如何扩大其影响力,需要进一步去规划引导。”黄海燕表示。

不少区县亦开始自发行动。崇明已将“积极发展休闲运动产业”纳入其十二五发展规划,2011年开始打造自行车主题公园,规划面积1850亩,目标人群除了专业运动员,更多的是普通市民。未来崇明的体育产业基地核心项目可能就是自行车,这也是目前国际上十分流行的一种休闲体育项目。“通过具体项目去带动产业,可能是发展的方向。”黄海燕表示,体育产业最后的实现价值必须和其他产业联动,体育产业基地的意义更在于为这些相关产业集聚创造条件。
上一条:“十二冬”盛况空前 乔丹体育营销制胜 下一条:二手房主再现坐地涨价